打印本文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
老屋
作者:孙燕雨 文章来源:央视国际 点击数3568 更新时间:2006-03-22 09:40:21 文章录入:紫罗兰 责任编辑:紫罗兰
飞越快乐家园 www.fy66.net 版权所有 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,谢谢合作!

    离开老屋已经很久了。有时我的回忆,好像窗棂缝隙透过的阳光,丝丝缕缕地洒落进去,老屋的一情一景,就从朦胧的幽暗中渐渐明晰起来。


  我和弟弟就是在老屋长大的,这方窄小的空间,曾经盛载过许多童年的欢乐。


  老屋虽然贫寒,却并没有因此贫乏了我们的想象。记得那时的我,梦想成为跳新疆舞的女演员,梳好多细长的发辫,穿着美丽长裙,竖起脚尖旋转着,旋转着……
 
 
 

  其实,只要仔细寻觅,就会在老屋的角角落落找到岁月的留痕。那已经残破的雕花镜框,据说是老奶奶出嫁时的陪送,长颈古瓶上有一个缺口,还是爷爷小时候顽皮摔破的呢!曲指数算,老屋已有百年的历史,它蕴含着几代人的生与息、苦与乐。


  在那些灯光如豆的夜晚,奶奶咿咿呀呀摇着纺车,喃喃自语般讲述上辈人的故事。“从前,你爷爷的爷爷……”故事总是琐碎而冗长,我和弟弟相伴进入甜美的梦乡。


  奶奶告诉我,生我那年,老屋的土墙根下,冒出一棵嫩绿的树苗,后来渐渐长成,奶奶把它视为我的生命树。每当我生病的时候,奶奶便安慰说,咱家丫头一准没事,你看那树不是越发旺盛了吗?树日渐枝繁叶茂,竟然遮挡了老屋的光线,所以每年都要费心剪理,折下来的枝枝杈杈晒干后成了烧饭的柴禾。黄昏时分,阵阵炊烟飘荡开来,老屋弥漫着质朴的温馨……
 
 
 

  老屋门外还有一方石桌,冬日的暖阳亦或夏日的绿荫下,沏一壶热茶,就会有三三两两的乡邻踱进小院,扯东扯西,话些家常。有时乡邻们也会感慨外面世界变化之大,语气里掩不住羡慕和向往,但依然以安闲的心境守着各自的老屋。


  后来,我和弟弟随爸爸妈妈出外读书,年迈的奶奶也被接到城里居住。从此,一把锈锁句号般锁住了老屋所有的故事。

打印本文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