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公告:    ^-^会员向飞越快乐家园投稿时如非本人原创请务必注明转贴出处!^-^  [科技创造自由  2004-07-17]        
 您现在的位置: 飞越快乐家园 >> 文章中心 >> 快乐文学 >> 穿越时空 >> 正文
 
 
 
 
↓正文阅读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★★★    【字体:
 
超人列传(全集)
作者:张系国    文章来源:文学视界    点击数:5944    更新时间:2006-04-13
飞越快乐家园 www.fy66.net 版权所有 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,谢谢合作!

 一
  “恐怕这是我一生最后一次理发了。”斐人杰说。
  室内灯光耀眼,他忍耐地坐在铜凳上,男护士的剃刀霍霍挥动着,刀锋刮过头皮,斐人杰感觉阵阵麻痒。已剃光了头发的部分,一片冰冷,却仍然痒得钻心。他不禁皱皱眉。
  “从来没剃过光头,这也是第一遭。”
  “那实在很抱歉。”在一旁看他理发的史普克博士说,“为了动手术方便,只有要求你牺牲一次。不过,你倒不必担心人们在超人馆里瞻仰你的秃脑袋。化装师会替你装上假发,保证你满意,哈哈!”
  史普克博士发出一阵单调的综合笑声。
  “哦,我并不担心这个。”斐人杰很有点发窘。他还不能像史普克博士那样自在地讨论他的“遗体”。的确,再过几小时,他就要离开这副皮囊了,但是他毕竟也在它里头生活了38年,一向习惯了当它做他自己。现在,他的躯壳就要被陈列在超人馆里,供人观赏,像博物馆中那些剥制的标本一样。而他自己,他真正的自己,却仍然活着,生活在一架机器里——这无论如何是桩奇特的经验!再过若干小时,他就能看到他自己了。不是从镜子里,而是真正的“看”到!斐人杰不由得暗暗地兴奋起来,同时又有点惶惑不安。
  史普克博士突然停止了他的综合笑声,室内顿时变得很安静,只有那位沉默的男护士沙沙地挥动着剃刀。
  “大概要多少小时,这手术?”
  “取出手术要7小时。移植手术比较麻烦,约需12小时。手术完后,还得做一些基本反应测验。所以,等你清醒过来,大概已是明天这时候了。”史普克博士滑了过来,伸出第二只手,按在他肩膀上,“放心吧,负责这次手术的是罗素医生和贵国的胡博士,当今最杰出的两位脑移植专家,绝对不会出问题!”
  “谢谢你。”斐人杰感激望着史普克博士。史普克博士把第二只手收回去,挂在胸筒旁边。
  “当然,手术后的头两天,你总会觉得不太习惯,一方面新身体的控制还不能随心所欲,举止都很笨拙,另一方面新身体的模样也似乎远不若旧的流线美观,所以有一阵子你可能会情绪低落,甚至恨不得回复到以前的自己。这种心情,我刚动完手术也经历过。可是过了几天,我渐渐体会到新身体的优点,悔恨的心情很快就消失了。做一个超人当然要有很大的决心和勇气,但你可以获得许多新的满足,绝不是普通人能经历到的。我相信不久你一定会和我一样,以做一个超人自豪……”
  那位沉默的男护士啪的一声把剃刀折起,对斐人杰说:
  “好了。请把衣服除去,到隔壁浴室仔细沐洗干净,然后我们再彻底消毒你的头部。”。
  “不剃掉我的眉毛吗?”
  “不必,这样可以替超人馆的化装师省不少事。”男护士面无表情他说。史普克博士爆发出一阵嘹亮的综合笑声,斐人杰却不觉得怎么可笑。
  “原来如此,你倒是阅人多矣。”
  男护士解开斐人杰颈部的活扣,把罩衫除去,斐人杰就站了起来,足足比男护士高了一个头,史普克博士挥动第二只手和第四只手,做出一个夸张的姿态。
  “斐博士,我相信你的遗体将是超人馆里最魁梧、最英俊、最引人注目的一具!”
  “多谢称赞,别忘记请化装师替我准备一副胡子,别人都说我留了胡子更显得英俊潇洒些。”
  “没有问题!”史普克博士又是一阵大笑,“好了,斐博士,我还有一些事情要办,只有暂时失陪。手术完后我会再来看你。”
  他滑到门边,又转过身躯来。
  “其实,这些事情也都因你的手术而起。贵国有一记者团来,必须招待一下。还有,你的前妻也来了。手术完后,你是否要再见她一面?”
  斐人杰全身突地一震。他想了半天,慢吞吞他说:
  “也好,也好,不过,都等动完了手术再说吧。”
  斐人杰扭开热水龙头,一股白朦朦的蒸气便从浴盆底直冒将上来。他站进浴盆里,任凭热水哗啦哗啦地流着,水很烫,他却并不在意。有什么关系?再过几小时,这身体就不属于他了。即使烫坏了,该伤脑筋的也是超人馆的化装师,不是他斐人杰。斐人杰舒了口气,缓缓将身体浸人水中。洗热水澡真是人生一大享受,他闭上了眼睛。可惜这也是最后一次了。“做一个超人当然要有很大的决心和勇气,但你可以获得许多新的满足……”可怜的史普克。难道他真的相信那些纯心智上的满足能够代替一切?也许史普克是这么想。斐人杰看过史普克动手术前的像片,史普克那时不过30出头,头却已经秃了,肚子也凸了出来,除了双目还炯炯有神外,一副未老先衰的神情。史普克能够摆脱他累赘臃肿的身体,对他来说也许真是一大快事。何况他又是那种拼命三郎式,除了一心一意研究之外什么也引不起他关心的科学家。史普克是数学神童,9岁便进了大学,13岁已得了博士。成为超人之前,他已经发表过30余篇重要论文,著有专门书籍14种,国家科学研究院的院士……
  “像史普克那种人,天生就该做超人。”
  水已淹到胸际,斐人杰扭紧了龙头。他看看自己,皮肤已经泡得通红了。斐人杰对自己的躯干颇引以为做。虽然已是近40岁的中年人,他仍然保持着拳击家的身材,胃囊上仅薄薄的积了一层脂肪。6.2英尺魁梧的个子,不仅在中国人里头是鹤立鸡群,拿西方的标准来衡量,也算得上是条大汉。那年在斯德哥尔摩领物理奖,全球电视转播实况,一时之间多少少女迷上了他,信件从世界各地雪片似的飞来,给他这位来自中国的年轻科学家。也就是在斯德哥尔摩,他认识了丹娜——想到这,斐人杰不禁得意地微笑。
  “咳,23世纪真是科学家出头的世纪!”
  的确,在23世纪的今日,最受人尊敬的便是他们科学家了。几个世纪以前的人类,去古未远,还尊敬过政治家、小说家、音乐家之类的人物。不过随着时代的进步,那些古老的行业都已被淘汰。再没有政治家,只有行政管理科学家;没有小说家,只有文字创作科学家;音乐家和画家也久已改称为音响创作科学家和色彩创作科学家。近古时代20世纪的人类,据说还崇拜过一种叫做电影“明星”的人物,而且还常常达到近乎疯狂的程度。斐人杰记得读大学时,那位教“娱乐科学入门”的萨洛玛先生最爱举这个例子来证明近古时代人类的反理性。萨洛玛先生总是摇着头说:
  “你们想想看,电影科学是多么严谨的一门学问,演员表演的技巧完全可以精确度量。例如我刚才列举的三条公式,便可用以计算一段表演的表演强度、高潮效果百分比和观众反应预期系数。所以一位演员所该做的,便是按照算好的数值去表演。他能做的机器人也能做,而且表演得比他更好。你们都看过最近那部由法国名电影科学家古曼编导的《作品第一千四百二十六号》了吧?极成功的电影!艺术价值93.2%,娱乐价值94%,教育价值89.7%!伟大的杰作!其中三个主要演员,全是万国商业机器公司的机器人……近古时代的人类居然会崇拜演员,还尊他们为电影‘明星’!唉,何等的愚昧,何等的无知!”
  有一次萨洛玛教授还播放了一段古董记录片,斐人杰诧异地看到银幕上出现了他黄面孔的同胞们,拥挤在一个近古时代简陋可笑的飞机场,欢迎一位叫做凌波的电影“明星”。看到那些人嘴里呼喊着“波!波!”自相践踏奋不顾身争先恐后的怪状,到看那位女电影“明星”做出的种种媚态,大家都哈哈大笑了。萨洛玛教授鄙夷他说:
  “这就是近古时代人类的愚昧无知的最好证明。你们觉得可笑吗?要知道那还是科学的启蒙时代,人类反理性的劣根性还普遍的存在。一直要到我们这理性的23世纪,理性才战胜了迷信、无知、权威崇拜和种种反理性的黑暗势力,人类历史上才出现了最光明灿烂的一页!孩子们记住了,”萨洛玛教授指指墙上的标语,“能度量方是合理,合理性才能存在!”
  透过浴室里弥漫的白雾,斐人杰仍隐约可以看到墙上贴着的红色标语,也就是从前萨洛玛教授时常重复的那两句:“能度量方是合理,合理性才能存在!”
  “能度量方是合理,合理性才能存在。”斐人杰又默诵了一遍。打孩提起,他就天天看到、听到、读到这两句话。这是理性的23世纪人类的基本信条,无怪乎他们要到处张贴这标语,甚至贴在浴室和厕所里面,30多年来,斐人杰从来不曾怀疑过这基本信条——至少,他一直努力使自己相信它。
  也许这就是他为什么志愿要做超人的基本原因。
  丹娜哭着劝他不要去。“你这是何苦呢?”她说,“你已经是世界第一流的物理学家了,难道还不满足吗?就算做了超人,你能多活几千年,能够多做许多研究,可是这又是为了什么?你难道忍心永远离开我吗?”
  “我不愿意离开你。”他说,“可是,有许多问题,我一定要找到解答。即使这得花一两千年,我也愿意!我爱你,我也并不希求长生不死。可是凡人的生命大短促了,即使现在医学那么进步,也活不到200年。在这短短的一两百年内,还有三分之二——不,五分之四——的时间是用在无关紧要的活动上面:吃饭、睡觉、穿衣、脱衣、洗澡、驾车、运动……真正用来想问题的时间实在太少了!试想,假如爱因斯但能够活1000年,他的贡献该有多大啊?要做一个好的科学家,至少要经过十几年的训练。然后还要经过一段长时间的研究和累积经验,他才能完全成熟。但是当这位科学家终于成熟了,真正能做一些有创造性的研究的时候,他的生命却已经快要接近终点,再没有多少年可贡献在科学研究上面,这不是很可惜的事吗?做超人是解决这个问题的唯一办法。做了超人以后,我就可以……”
  “我不要听!我不要听!”丹娜爆发了,“不要背诵官方报纸的社论!我不相信这些,我也不相信你会相信这些鬼话。我一直就不懂为什么你要这样拼命地研究、研究,研究些奇奇怪怪,谁也不懂,谁也不关心的东西。现在你还要去做超人!人的生活虽然只有一百多年,我觉得已经很够了。我宁可快快活活地在地球上生活100年,也不愿做个超人,冷冷清清地在太空里飘泊几千年。对于我,没有爱情,生命就没有意义,我就宁可死掉!”
  “嘘,”嘘。”斐人杰连忙止住她,“怎么你又讲出这些没理性的话?小心被旁人听见了,你又得到反理性治疗院去接受治疗了。”
  “我才不在乎呢。”她说,又掉下了眼泪,“你们都说女人比较没理性,好吧,我就是这样。我爱你,我不愿意你也变成一个机器怪物。”
  “我不会变成一个机器怪物,怎么你老是不相信呢?我还是我,只不过搬个家,换副躯壳而已。我也还会一样的爱你……”
  “你怎么能够一样的爱我?也许你还能吻我,也许我们还能做爱——谁晓得他们现在又造出了怎样巧妙的机器人?可是我绝不愿意跟一架机器做爱!我爱的是你的人,不是一架机器!”
  斐人杰默然。
  丹娜终于离开了他。他们很平和地分手,有好一阵子斐人杰没有她的消息,后来听说她又被送进了一所反理性治疗院。
  “这个法国小妮子!”斐人杰叹了口气。法国人,尤其是法国女人,平均“理性商数”本来就较低,历次全球性斐立普理商测验,都显示同样的结果。丹娜的理商尤其低,只有74。斐人杰自己的理商却是173。也许他们的结合是一个错误?那位婚配计算中心的负责人的确曾这么说:
  “你们两位的理商相差太远了。74对173,几乎差了100点!理商相差太远,就跟智商相差大远一样,婚后不易和谐相处。从两位的个人资料,计算机分析出如下的结果:婚后幸福机遇率54%,离婚机遇率38%。前者过低,后者偏高。所以,本中心建议两位重新考虑结婚的计划……”
  斐人杰却一笑置之。他原来就不很相信婚配计算科学的准确性,何况那时他正热恋着丹娜呢!现在回想起来,也许哪位婚配计算中心的负责人倒真预测对了。也许他们俩真注定了不能白首偕老?
  但是他们分开了两年多,斐人杰始终无法忘怀丹娜。他有他的研究工作,这占据了他大部分的时间和精力。可是每当他独自工作到深夜,精疲力竭地离开军区的研究室,远远听到港口雾笛低沉的长鸣,这时他总感到一阵无比的空虚,不由得就会想起那位窈窕的法国女郎,他这一辈子唯一全心全意爱过的人……
  “唉!”斐人杰又叹了口气。浴盆内的水有些凉了,他一骨碌站了起来,跨出浴盆,开始擦干身体。空想毫无益处,斐人杰深深了解这一点。他爱这个世界,他爱丹娜,他也很欣赏这具肉体能带给他的种种欢愉。但他也不断地告诉自己,这并不是他所要追求的。真理,科学的真理,才是他唯一的目标。为了追求真理,他下了决心要牺牲其他的一切,他觉得这是他必须负起的伟大使命。只有成为超人,他才能更积极地担负起这使命,对人类有更大的贡献。因此,一切的牺牲都是值得的,他必须抑止这些无谓的依恋和幻想!
  浴室里的水气渐渐消散,斐人杰现在可以清楚看到墙上那两句醒目的标语,他再度默诵了一遍。
  “能度量方是合理,合理性才能存在!”
  起初,一切都是黑暗。有罡风自四面八方吹来,呼啸着绕他旋转。他赤条条地和罡风搏斗,不知过了多少时候,终于精疲力竭,被风尾扫进无边的虚空里。风止了,呼啸声也远去,他不再挣扎,便静静地憩息在虚空之中。然而无色无空无形无状的所在,也有无限的寂寞。他因此而惧怕了,却又失去争斗的对象,唯有畏缩地蜷伏着。
  然后开始有了光。他狂喜非常,奋力向光亮处前进。光照到黑暗里,黑暗却不接受光,反逐渐退缩到一角。有光明,有黑暗,世界便有了形状,他又听到有人呼喊他的名字。
  “我在这里!我在这里!”他大声回答。
  “你听得见了?能够看见些什么?”一个声音说。
  “我看见一些模糊的块状物,一团光亮,还有许多条纹。”
  “差不多了,再调节一下。”另一个声音说。
  形状逐渐变得清晰,条纹消失了,首先他看见一盏吊灯,然后是周围几张聚精会神俯视着的脸孔。
  “我看见你们了!”他兴奋他说。
  “很好。”左边蓄着短瓷的脸孔说,“我们再改成彩色图片。”他掀下一些机钮,“现在又如何?”
  “太好了!你的胡子是金黄色的,对不对?”
  几张脸孔都浮现了笑容,紧张的神情消失了。蓄短的脸孔向他笑笑。
  “恭喜,斐博士。这次脑移植的手术完全成功!你现在已经是地球第126位超人了。”
  “手术完了吗?”他有些惊奇,“我可以起来了?”
  “当然!你的四肢控制系统早已装好,最后恢复的才是听觉和视力。你现在完全和常人一样了。”
  “真的?”他略一用力,果真坐了起来。低下头,他便看到自己黑忽忽的身体,圆柱形的,胸前有几排闪闪发光、五颜六色的小圆扣。他伸出双“手”,小心翼翼地屈伸“手”指,那两只钢爪,果然如意地张合着。
  “新的手臂,就跟新车一样,使用起来总有点生涩。过一阵就好了。”一位圆面孔的医生说。
  “是吗?我觉得已经很不错了。”他伸出钢爪,慢慢揭开被单,有些不敢置信地望望那两条精瘦的钢柱——他的腿。的确不怎么美观,他想,又似乎很不对劲。他突然意识到缺少了什么。圆面孔的医师似乎猜透了他的心思,对他微微一笑。
  “你现在这具身体是暂用品,等于是辆模型汽车。待你运用纯熟以后,模型汽车就不要了,这才换上正式的大型汽车。模型汽车设备总比较不完善,有些不紧要的配件,就没有装上去。”
  “哦,哦。”他有些不好意思,“其实我倒并不坚持……”他轻咳了一下。又是一大发现!他还能咳嗽!没有了肝脏和心脏,呼吸和心跳当然停止了。却居然还会咳嗽,他不禁暗暗诧异,“奇怪,我怎么还会咳嗽?”
  “这是综合咳嗽,和呼吸器官的毛病无关。”蓄短的医生说,“所以你如果希望发出类似咳嗽的声音,也发得出来。如果你不愿意保留这种声音,那也简单。”他掀下斐人杰胸筒上一个蓝色的钮子。“现在你再试试看。”
  斐人杰咳了几次,或者,更正确他说,他“想”咳了几次,果然没有声音发出。
  “了不起。”他禁不住赞道,“不过我倒宁可会咳嗽。”
  “你再掀下第一排最左边的红钮子就得了。”
  斐人杰依言做了,果然蓝钮子又进了出来。
  “斐博士,你愿不愿意下床走两圈,试试身体是否能保持平衡?”
  他把钢腿放到地上,慢慢站了起来。迈出第一步多少有点儿困难,像小儿举步般摇摇摆摆的。走了几步以后,他就逐渐习惯了,也知道如何保持平衡。几位医生很注意地看他走路,看他走了几圈,似乎也就放了心。圆面孔的医生又是微微一笑。
  “到底斐博士从前是运动健将,这方面的适力很强。有的超人,动完手术后一个星期还没学会走路。也有的干脆放弃用机械腿,改用气垫。斐博士,我看你宁愿用机械腿吧?”
  “当然。我不像史普克博士那么懒。”他发出一阵综合笑声,“对了,一直还没有请教几位的大名!”
  “我是罗素医生。”蓄短的瘦高个子说,又指着圆脸的东方人,“这位是贵国的胡博士。那位是霍普金斯博士,控制系统专家。哈里逊博士,神经生理学权威。雷默博士,计算学泰斗。”
  斐人杰和诸人一一握手。
  “久仰几位的大名,雷默博士倒还有一面之缘,其余几位我就一直没机会认识,想不到在手术房里见了面,哈哈!”
  “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。”胡博士也笑着说。斐人杰仔细打量了他一阵。胡博士身材矮胖,头顶微秃,喜欢呵呵地笑着,露出一嘴焦黄的牙齿。斐人杰很久以前在国内时就风闻胡博士是世界一流的脑移植专家。但胡博士一直不曾回国,后来又长期担负着超人手术的重要工作,经常秘密往来世界各地,斐人杰因此没见过他。想象里,胡博士该已是近200岁,风烛残年的老人了,但是他本人却显得年轻而精力充沛,倒出乎斐人杰意料。
  “胡博士,您10年前的照片我是见过的,想不到您本人却比照片上还年轻许多。”
  “这并没有什么奇怪,现代科学已经创造了大多的奇迹。就如你成为超人,将脑子移植到机器人里头,这不就是几百年前人类绝对无法相信的奇迹吗?”
  提起移植,斐人杰又想起一桩事。
  “对了,我是否可以看看我以前的身体?”
  “当然。”罗素博士说,“等会儿胡博士就带你去。现在我们得做一次最后检查。检查完毕,我们就不再打扰你了。”
  他们粑他摆平,替他接上许多五颜六色的电线,揿遍了那些电钮,将他的四肢搬弄成种种奇怪的姿势。斐人杰任他们摆布着,丝毫不感觉任何痛楚。这具身体是他的,也不是他的,他似乎并不很在乎他们处置它。终于,他们检查完了,让他起来,又和他握手,恭贺他成为第126位超人,胡博士便带他走出了手术室。手术室外的走廊里早已挤满了新闻记者,见他们出来了,就一涌而上,镁光灯频频朝斐人杰闪着,五六只麦克风同时凑到斐人杰胸筒前。
  “斐博士,您是第一位中国籍的超人,请您发表一些感想……”
  “斐博士,请问您今后有何计划?是否准备回中国继续从事研究工作……”
  “斐博士,请问您对超人的婚姻问题看法如何……”
  “各位请等一等,请等一等!”胡博士扬手阻止住记者们,
  “斐博士刚动完手术,不宜多说话。明天早上9点,我们有一个记者招待会,那时斐博士会尽可能答复各位的问题。现在请各位让一让,对不起!”
  他们奋力杀出重围,好容易才摆脱了新闻记者们的纠缠。胡博士领他走进一间大厅,关上门,才吐出一口气。
  “新闻记者真是无孔不入!不知道他们怎么混进了医院,照规定外人是不准进来的。”
  “能吃新闻记者这碗饭,当然有他的鬼聪明。”斐人杰转动电视眼,向四周望望,“胡博士,这间就是你的实验室吗?”
  胡博士点点头。实验室内摆满了精密电子仪器,正中央是一具巨大的SPD7300计算机。有些仪器斐人杰还见过,有些连他也不认得。他晓得只有太空里超人们主持的研究单位,以及地球上胡博士和罗素博士等负责的实验室里才有这些仪器。这都是近50年来超人们工作的成果,不过这些成果,大部分还由超人们控制着,不曾对外公布,斐人杰从前一直很不满意超人们这种作风。他以为即使是超人,也不该把持科学研究的成果,甚至这可说是对地球的不忠实。他曾屡次在国际科学家代表大会里提出这个问题,却始终没获得超人代表们满意的答复。假如他现在不是超人,斐人杰不禁想,他绝不可能有机会目睹这些仪器吧?
  “你的身体早放进地底下的冷藏库里。请跟我来。”
  斐人杰跟着胡博士走进一角的电梯,不一会他们就降到地下室。胡博士又对他笑笑。
  “冷藏库里温度太低,你是不怕的,我就不进去了。记得出来时要关好空气锁,我先回实验室等你。”
  他步出电梯,揿下电钮,冷藏库的门开了,他看到他自己直僵僵地躺在一个钢架子上。他心一沉,直奔过去。机械腿有些不听使唤,几乎叫地上横七竖八的电缆给绊倒了。架子上的他,眼眼半睁着,脸上毫无表情。沿着光秃秃的脑袋,有一圈细细的黑纹,他们一定又将脑壳胶上了。他摸摸自己的遗体,已冻成石头般坚硬,但它的样子还没变,只除了,只除了脑壳里头空空如也,什么也没有。
  “像一个空蛋壳。”斐人杰想。不知道超人馆里那些化装师会怎样处理他的遗体?他的心脏、肝脏、肾脏都还健全,也许他们会把他——它——剖开来,有用的器官送到医院“器官冷藏库”,没用的东西掏空,再塞进赛璐珞,灌入防腐剂,仔细地缝上,他--它--就成了具标本,不分昼夜挺胸凸肚地站在超人馆玻璃柜内,柜外挂着牌子:“第126位超人,斐人杰博士。中国籍,物理学家,2203年生,2241年成为超人……”
  “像一只八宝鸭。”斐人杰又想。真他妈的倒胃口的联想,好在以后再也不会张嘴吃饭,更甭提吃八室鸭了,这倒是令人欣慰的一桩事。
  斐人杰正想离去,却注意到门边墙上嵌着一面镜子。他走到镜前,里面便映出了他的形象:“圆柱形的胸筒,下面伸出两根细细的钢柱算是他的腿;两只手臂像百折叶的橡皮管,管口是两只钢爪;原来摆脑袋的部位,改装了一具半球型可自由转动的电视眼,顶上还伸出两根天线。斐人杰对镜子端详了好一阵,又回头看看从前的自己,不由得难过起来。他不忍再看,急忙跑出冷藏库,一直到电梯快升抵胡博士的实验室,他才稍稍抑止住心情的激动。
***
超人列传(中)
作者:张系国

 
  四
  当然,当然,你的心情我全明白。”胡博士呵呵地笑着,露出一口黄牙,“不过你别急呀,我不是跟你说过,现在这套只是暂用品,将来还要换正式的A——3式机械服吗?到那时候你就不会抱怨了。”
  斐人杰还是有点沮丧。
  “我看也好不了多少。像史普克博士那套,就不怎么高明。以前看别的超人奇形怪状,倒不觉得怎样,现在自己成了超人,也变成这副怪相,总有点……”
  “喏,喏。”胡博士像在哄弄小孩子,“你假如真不喜欢A-3式机械服,我们可以另给你订做一套A一8式机械服,这该好了吧?”
  “A一3式和A一8式有什么分别?”
  “A一3式就是你现在‘穿’的这种,形状和常人完全不同。至于A一8式机械服,外表可和真人一模一样。这种A一8式机械服倒是电影科学界首先发明的。现在有许多电影演员不都是遥控的机器人吗?那些机器人哪点不像真人?它们的构造,就是一套A一8式机械服,肚子里装上一具小型控制计算机。我们可以照你的遗体打造一套,你穿上了就跟从前的你一样,如何?”
  斐人杰一想,果然不错,可是又有点弄不明白。
  “这么说来,为什么不给每位超人做一套A一8式机械服呢?超人们有了正常人的外表,就能够过正常人的生活,岂不更好?”
  胡博士又呵呵的笑了。
  “老弟,你刚成为超人不久,牙会这么想,别的超人可就不了。首先我得问你,你为什么要做超人?”
  “为了研究科学,追寻真理!”
  “对!我想你一定也知道,人类不过是经过一连串物种突变、生存竞争、自然淘汰而偶然演化成功的动物。既然是盲目演化的产物,人类当然并不是一起头就明白他最终的任务。所以他发展出来的身体,虽然帮助他在生存竞争中取得最优胜者的位置,现在却不一定件件有用。老实说,在我们看来,人除了他的脑子,其余的部分都可以舍弃不要!古人说‘人为万物之灵’,人之所以灵于万物,就得力于他的大脑皮层特别发达,能够从事思考。因为有了大脑,人头才有理性,但吕他的身体只带给他兽性的需要。所以从古至今宗教家、哲学家的努力,都是设法克服人类兽性的低级欲望,扩展理性的思维能力。你想佛家为什么要练打坐求度脱呢?就是要消灭这造业种因受尽生老病死四苦的肉体,达到不生不灭的涅境界。咱们中国的老子不是也说过:吾所以有大患者,为吾有身,及吾无身,吾有何患?可见很久以前人

[1] [2] [3] [4]  下一页

文章录入:紫罗兰    责任编辑:科技创造自由 
  • 上一篇文章:
  • 下一篇文章:
  • 发表评论】【加入收藏】【告诉好友】【打印此文】【关闭窗口】 【推荐本文
    网友评论:(只显示最新10条。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!)






    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联系站长 | 友情链接 | 版权申明 | 管理登录 | 
    闽ICP备14017954号 Copyright © 2005-2014 飞越快乐家园 www.fy66.net
    站长:科技创造自由
    推荐使用1024*768分辨率访问本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