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公告:    ^-^会员向飞越快乐家园投稿时如非本人原创请务必注明转贴出处!^-^  [科技创造自由  2004-07-17]        
 您现在的位置: 飞越快乐家园 >> 文章中心 >> 快乐教育 >> 教学资源 >> 语文《课本》伴侣 >> 课文解读 >> 正文
 
 
 
 
↓正文阅读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★★★    【字体:
 
《祝福》的讽刺艺术
作者:薛伟    文章来源:语文资源网    点击数:2681    更新时间:2006-04-26
飞越快乐家园 www.fy66.net 版权所有 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,谢谢合作!

 
一、运用喜剧的手法进行讽刺

在《祝福》中,鲁迅用喜剧形式进行嘲讽,使悲喜剧水乳交融,表现了鲁迅特有的艺术风格和决绝的战斗精神。

作者在一开篇就首先为鲁镇笼罩了一片喜庆的祝福气氛:“旧历的年底毕竟最像年底,村镇上不必说,就在天空中也显出将到新年的气象来。”直到文末,仍然让人们沉浸在祝福的欢乐中:“远处的爆竹声联绵不断,似乎合成一天音响的浓云,夹着团团飞舞的雪花,拥抱了全市镇。”而“我”的感觉是:“也懒散而且舒适,从白天以至初夜的疑虑,全给祝福的空气一扫而空了,只觉得天地圣众歆享了牲醴和香烟,都醉醺醺的在空中蹒跚,豫备给鲁镇的人们以无限的幸福。”这里所说的“天地圣众”就是指福神、灶君之类的东西,而这些东西是根本不存在的,又如何能给鲁镇的人们带来幸福呢?这是鲁迅对封建迷信入木三分的讽刺。这群昏昏噩噩的“天地圣众”如同一个个封建的罗网把祥林嫂紧紧套住,使祥林嫂走投无路,最后惨死在“天地圣众”给人们带来幸福的时刻。这就更加体现了祥林嫂悲剧的深刻性,显示了讽刺艺术的巨大作用。

这里的讽刺并没有引人发笑,是一种不令人发出笑声的喜剧手法,但它却加强了祥林嫂悲剧的控拆力量。悲剧和喜剧作为对立的矛盾统一体出现在作品中,二者相辅相成,共同衬托作品的主题思想。

二、运用反语进行讽刺

在《祝福》中,鲁迅的愤怒和悲痛常用反语来表达。“言正若反”是作者悲愤到极点时常运用的讽刺手法。

在小说的中间部分,作者描写了雪夜的沉寂气氛后,便这样写道:“我独坐在发出黄光的菜油灯下,想,这百无聊赖的祥林嫂,被人们弃在尘芥堆中的,看得厌倦了的陈旧的玩物,先前还将形骸露在尘芥里,从活得有趣的人们看来,恐怕要怪讶她何以还要存在,现在总算被无常打扫得干干净净了。魂灵的有无,我不知道;然而在现世,则无聊生者不生,即使厌见者不见,为人为己,也还都不错。”这段话是鲁迅极度愤怒和悲痛时的反语,是说祥林嫂受尽了封建礼教的摧残和迫害,活着是没有意义的。而活得好的人并不同情她,只不过拿她的悲惨遭遇作为谈资笑料。她就像“被人们弃在尘芥堆中的,看得厌倦了的陈旧的玩物”,“现在总算被无常打扫得干干净净了”。活着没有趣味的人,就不要活下去,让那些看到她就讨厌的人能不看见她,为人为己都不错,这是作者对吃人的旧社会的强烈讽刺。可见,《祝福》的讽刺锋芒,正是通过反语的运用,直接指向黑暗的旧社会。

三、冷峻的讽刺

《祝福》中的鲁四老爷是封建卫道士的形象,是反动政权的代表。作者紧紧抓住他的本质特征进行讥讽。他这样描写:“并没有什么大改变,单是老了些”,“他所骂的还是康有为”。这说明鲁四老爷对儒家理学和孔孟之道的忠实信奉。作者又描写了“四叔”的书房壁上挂的是一个朱拓的大“寿”字,一边对联“事理通达心气和平”,案头上是“一堆似乎未必完全的《康熙字典》,一部《近思录集注》和一部《四书衬》”。特别是“事理通达心气和平”的半联,完全是虚伪的表现。鲁四老爷是使祥林嫂致死的罪魁祸首:祥林嫂捐了“门槛”他仍然不放过,并大骂祥林嫂是“谬种”;当祥林嫂第二次到他家做工时,鲁四老爷照例是皱着眉,还一本正经地告诫“四婶”:“这种人虽然似乎很可怜,但是败坏风俗的。”在他看来,祥林嫂是寡妇再嫁,已经有罪了,再嫁又再寡,便成了更大的罪人。如果祭祀时她的手沾了饭菜,“不干不净,祖宗是不吃的”。鲁四老爷就是这样搬出祖宗的神威,来鄙视和迫害祥林嫂,使她在精神上的压力越来越沉重。这叫什么“事理通达心气和平”?这其实是鲁迅对他的尖锐嘲讽。鲁迅早就看到了鲁四老爷的虚伪,便“偏要在庄严高尚的假面上拨它一拨”,“使麒麟皮下露出马脚”。这种冷峻的讽刺能“制强敌于死命”,达到“无一贬词,而情伪毕露”的艺术效果。

四、对“中庸之道”的含蓄讽刺

作品中的“我”是个具有进步倾向,但又有着明哲保身的中庸态度的知识分子形象。“我”对鲁镇那个黑暗的社会十分不满,对那个闭塞沉闷的环境感到厌烦和鲁四老爷谈话很不投机,关系也不融洽而对祥林嫂的悲惨命运却非常同情,对祥林嫂的死感到“惊惶”,“心突然紧缩”,“脸上大约也变了色”,并感到有些“负疚”。这说明我和鲁四老爷在对待祥林嫂的态度上大不相同“我”的爱憎是鲜明的。但是,“我”这个有知识的人,却不能为祥林嫂解答“灵魂”的有无的问题,用含糊其辞的“说不清”三个字来回答她,并觉得“说不清”是一句极有用的话,即使发生什么事,也与“我”毫无关系了。这些都深刻地嘲讽和批判了“我”在生活中的颓唐态度及中庸之道。鲁迅是坚决反对中庸之道的,他希望人们能够说真话,说实话。却将“我”塑造成内心充满矛盾,顾虑重重,不敢说真话,极其中庸的形象,这样,就把犀利的笔锋含蓄地渗透到人物的内心世界中去,把人物内心深处的矛盾真实地表现出来,达到了极好的讽刺效果。
 
 

文章录入:紫罗兰    责任编辑:紫罗兰 
  • 上一篇文章:
  • 下一篇文章:
  • 发表评论】【加入收藏】【告诉好友】【打印此文】【关闭窗口】 【推荐本文
    网友评论:(只显示最新10条。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!)






    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联系站长 | 友情链接 | 版权申明 | 管理登录 | 
    闽ICP备14017954号 Copyright © 2005-2014 飞越快乐家园 www.fy66.net
    站长:科技创造自由
    推荐使用1024*768分辨率访问本站